养鸭园

“柳暗花明” 河间的鸭子送京城(组图)

      编辑:鸭园园       来源:养鸭园
 
“柳暗花明” 河间的鸭子送京城(组图) 2016-02-29 02:45:43 京郊日报

丁飞在种鸭舍内检查种鸭生长情况。

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社员,正在对从河北基地运来的鸭坯进行分拣、称重。


本报记者 杨旗 文并摄
河北省河间市九吉乡后刘守村圣禾鸭业中心的鸭子“飞”进了北京城。这一“飞”,不仅救活了原本濒临倒闭的种鸭场和屠宰场,还“飞”向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昨天,记者走进后刘守村,一探圣禾鸭业中心的究竟。车间里,鸭坯制作流水线上,全自动化设备轰鸣作响,工人将屠宰后的鸭子充气定型后,挂在自动运转的挂钩上,在滚动的流水线上完成浇麦芽糖、晾干、冷冻等加工步骤,制成了半成品的鸭坯。
这时,厂区门口,一辆冷链运输车正在“待命”,鸭坯装车后,便可发往远在200多公里之外的大兴区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由合作社转销各家餐饮企业。
“每天2000只制作好的鸭坯运送北京,供应大鸭梨和便宜坊。”圣禾鸭业中心的丁飞场长告诉记者,这些鸭做成烤鸭半成品,检疫合格后专供北京品牌餐饮企业,年供应五六十万只,年利润70多万元,带动周边80多户农民养鸭致富。
早在两年前,这家企业无论是种鸭养殖还是屠宰,都是在亏损中苦苦支撑。丁飞说,那时候,他们既没有先进的设备,也缺少科学的养殖技术,更要命的是没有找准市场定位,企业的光景一年比一年差,近乎倒闭。
“大兴的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就是我们圣禾鸭业中心的 贵人 。”丁飞告诉记者,两年前,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在河间投资近200万元建立了2座养殖基地,其中一座就在圣禾鸭业。双方通过产销协作、订单收购、技术输出、种苗辐射等合作方式,一起发展鸭产业。找准了合作伙伴,就找准了市场,圣禾鸭业柳暗花明、绝处逢生,从一个连年亏损、几近破产的企业,变成了当地引领鸭产业发展的龙头企业。
今年已是知天命之年的丁飞,是个“事业狂”。10年前,他主动放弃了当地一家事业单位的“铁饭碗”,下海经了商,回乡投资10余万元办起了圣禾鸭场。
“刚办鸭场那会儿,我们养殖的鸭品种叫 樱桃谷 ,市场还比较认可。当时,整个河间养 樱桃谷 鸭的企业大大小小有十几家,每天的屠宰量能达三四万只。我们圣禾鸭场的年利润能有20多万元。”丁飞说。
好景不长,2010年以后,山东、河北等省鸭场的规模不断扩大,“樱桃谷”品种鸭供过于求,价格跌至低谷。丁飞这样的中小型鸭场,还没有形成稳定的销路就败下阵来。丁飞回忆说,那两年,全河间的鸭场关停了一大半。不甘失败的丁飞,还在苦苦支撑,尽管最低谷时,每只鸭苗已低至七八毛钱。那几年,丁飞跑遍邢台、衡水、德州等20多个地方的大小饭店、熟食加工店,可仓库里鸭子依旧卖不出好价,积压也一天比一天多。
不屠宰,鸭就得吃饲料,宰了卖,又赔钱,宰的鸭子越多,赔的就越多。2013年,实在支撑不下去的丁飞,将每吨成本9000元的肉鸭,按6000元赔本出售,冷库里积压的60多吨肉鸭,让他赔了近20万元,30多户养鸭户一看鸭场效益不好,纷纷放弃了养鸭。
煮熟的鸭子真要“飞”了?是坚持,还是放弃,丁飞寝食难安。
几乎与此同时,远在200公里外的大兴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的生意却做得风生水起。合作社的领头人彭宏光从2000年开始白手起家,在村里建起肉鸭养殖基地,成立了由300余户农民加盟的养殖合作社,每年屠宰肉鸭150万只,长期销往大鸭梨、便宜坊等烤鸭餐饮连锁企业,年产值达3000余万元,他被十里八乡称为“鸭司令”。
千里姻缘一线牵。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疏解非首都功能,养殖产业逐步退出,这让“鸭司令”彭宏光也有了新的选择,他面临着人工、土地成本越来越高,养殖户越来越少和环境污染方面的压力。彭宏光说,当时他需要在外埠选址建立养殖基地。
丁飞的圣禾鸭场就这样进入了彭宏光的视野。“河间这块地方,肉鸭养殖基础好,土地资源和饲料资源丰富,生产成本大大低于北京。”彭宏光说,几次洽商之后,他决定投资,把原来大兴的8台鸭蛋孵化设备、1套鸭坯制作设备及2000只北京鸭优质种鸭,通通交给了丁飞。这一来,既打通了宏光合作社的发展瓶颈,又救活了圣禾鸭场。
“原本因大兴养殖户减少而造成的肉鸭市场空缺份额,老彭也给了我们圣禾鸭场。”丁飞说,北京鸭品种好、脂肪厚、肉质鲜美、生长周期短、市场价格高,圣禾鸭场一年出栏的50万只北京鸭,老彭全包销了。
邻村西城村的村民金祥,跟着丁飞养鸭。“我一口气买了1万只鸭苗,养45天就能出栏,净赚1万多元。”金祥说,每年他能养9批北京鸭,纯收入10万元。如今他还买了辆小汽车,羡煞乡邻。听到金祥跟着丁飞养鸭致富的消息后,一时间,后刘守村周边的许多养殖户,纷纷找到丁飞,加盟了圣禾鸭场。
“如今,我们鸭场的屠宰量不断增加,去年从村里又招了20多名农民,带动他们养鸭致富。我还购买了三辆冷链运输车,每天轮流往北京配送鸭坯。”丁飞说,如今加盟圣禾鸭场养北京鸭的农户已有80多户。
北京有市场要素,缺资源;周边河北资源丰富,缺的是市场。丁飞和彭宏光的联手,实现了资源共享,风险共担。“北京有中国农科院、中国农业大学等高校,有优质的养殖技术和种苗,有广阔稳定的销售市场。”彭宏光说,目前,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已在河北河间、海兴两地,先后累计投资300余万元,建立了3家养殖基地,肉鸭总出栏量达100余万只;而大兴的肉鸭养殖户,却由原来的300余户,减少到了50余户。
彭宏光介绍,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的变化也不仅限于此,他们将部分养殖环节交给河北基地后,更加专注于改造北京的养殖场设备,建成了食品检测、研发中心。他告诉记者,现在食品安全最重要,酶标分析仪、离心机、组织捣碎均浆机,这些设备都是必备的,合作社冷库也扩建了一倍,能储存更多的鸭坯。听说大兴有贷款扶持项目,老彭一口气从华夏村镇银行、北京银行贴息贷款300万元,新购置了一整套科研自检设备。宏光合作社研发出来的新育种和填鸭技术,将第一时间送往河北基地推广使用。
记者手记
前几天,过一篇大兴义和园养猪场在河北玉田建立外埠基地的故事。同样是养殖业疏解外迁,相比之下,宏光肉鸭专业合作社不仅壮大了自己,还救活了河北同行。
用圣禾鸭业中心丁飞场长的话说,北京有市场、技术、品种优势,当优质的北京鸭引入河间养殖后,帮助他们找到了市场,绝处逢生。记者走访中发现,后刘守村周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回到故土,重归农业,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本。
当北京人在餐桌上大快朵颐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河北乡亲们的贡献,他们为保障首都“菜篮子”,正在付出努力。京津冀协同发展,民以食为天。

(原标题:“柳暗花明” 河间的鸭子送京城(组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