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鸭园

饲料厂拒绝赊账 鸭苗快被饿死

      编辑:鸭园园       来源:养鸭园
 

re_5177815b1e00f.jpg

林慧兰望着自己的鸭子不知怎么办才好。 潘琦 摄

禽流感H7N9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66岁的连清河就是其中一位。

4月19日下午,当法治周末记者在福建省龙海市紫泥镇金定村的 养鸭走廊 上遇到连清河时,他正准备给他的1000只种鸭喂食。龙海市是一个主要的鸭产区,据统计,整个福建漳州90%的种鸭都产自龙海,仅紫泥镇的养殖户就不下400家。

昨天已经有87例了嘛,人数还在增加。 连清河对记者说。

连清河对禽流感H7N9确诊病例的数目了如指掌。自从在电视上得知出现了 禽流感这个事情 以来,每天按时守在电视机前,关注着禽流感的最新动态,成为这位养鸭户的每日必修课。

由于担心安全问题,如今整个禽类市场已经一片萧条,不少原本人头攒动的卤鸭、鸭面摊位如今门庭冷落,活禽市场更是热闹不再。而作为整条产业链的最前端,种鸭场自然难逃一劫。

不过,对于禽流感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连清河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种鸭场到底能不能渡过这一关。

事实上,此次禽流感H7N9产生的消极影响已经超过连清河养鸭30多年来所碰到的任何一个关口。

连清河告诉记者,像类似的遭遇以前也有过,比如2003年的非典, 但跟非典比起来,这次要更严重 。

这种严重性,有数据可以佐证。农业部部长韩长赋4月1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本次禽流感疫情导致家畜业每天损失达10亿元。

持续投入更像一场赌博

已经损失了差不多三四万元了!

41岁的连春泉在谈到损失的时候几乎是喊出来的。相比父亲连清河,他似乎更加悲观。因为在他看来,在目前的情况下,持续的投入更像是一场赌博。

对于种鸭场而言,如果不能靠鸭苗赚钱,那就意味着持续的亏损。因为种鸭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饲料,平摊到每只种鸭身上的成本大约是1元钱。而连家种鸭场的1000只种鸭就意味着每天将近1000元的投入。

在光景好的时候,这1000元的投入可以给他们带来不错的收益,因为一只鸭苗可以卖到两元多。 多的话一天有800颗鸭蛋,除去不合格的白蛋,也有700颗。 连清河说。

而现在,连家出产的几乎都是不值钱的白蛋。 因为没有人买鸭苗了,而且处理起来很麻烦。

连清河介绍说,一只蛋从出壳到孵出小鸭大概需要30天左右,从一开始没人要鸭苗他们就不再出产胚蛋,而已经孵成小鸭了那就没有办法了,最后这些鸭苗还是卖给中转站处理掉。

很便宜的,就跟倒掉一样。两三毛钱就卖掉了,正常的话要两元多。

连清河边说边摇头,其实他从一开始看到电视播禽流感就意识到麻烦来了。 有报道就有损失,就会影响市场,小鸭就没人要,价格就低了。人们比较敏感,像肉类就不吃了。大鸭小鸭都受影响。

就是一开始就知道结果,连清河也没有办法,因为不止鸭苗没有人要,他的种鸭也没有人要。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养下去。

儿子连春泉每天都在焦虑着,因为从早上一睁眼,大把的钱就打水漂儿了。

现在养下去,成本就投下去,没有办法。但这样坚持半年就是10万元。 连春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只母种鸭从小鸭养到成鸭成本要130多元,现在即使处理1只也就卖20多元,损失10多万元,只能先赌一把。

不过,这场 赌博 对于连春泉一家来说意味着巨大风险,因为这个种鸭场是连家的收入来源,一家三代全靠这个生活。

据这对父子介绍,连家的鸭苗是卖给林顺东的种鸭场来处理的。这个种鸭场位于新洋村。

当法治周末记者来到这个当地最大的种鸭场时,种鸭场的工人们正在看电视,工人说自从禽流感H7N9出现以来,他们就没有以前那么忙了。

之前电视里面说官员带头吃鸡,就有网友说是作秀,但这个秀是有必要作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指着电视跟法治周末记者说。他还告诉记者,他们照样吃鸭,他们养鸭的不怕,就是买鸭的人怕。

记者在种鸭场看到,其中的一间仓库里,用来装鸭苗的空竹筐被高高摞起。工人告诉记者,如果市场不能好转,这些竹筐会摞得更高。而在旁边的一间孵化室里,盛放胚蛋的床架则空了一半。

工人说,目前种鸭场里已经消减了三分之二的产量,就在前几天他们刚刚处理了一批新孵出的鸭苗,或卖给蛇厂喂蛇,或直接扑杀。而这些鸭苗原本是要卖给当地养鸭场的。

现在饲料厂只认现金

而作为整个鸭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养鸭场一样难逃亏损的厄运。

养殖户林建川如今已亏损了好几万元,究竟如何处理他手上的5000只成鸭成为眼下最令他头疼的一个问题。

据了解,一只鸭苗从买来喂到出栏,大概是5个月的时间,等到5个月之后,鸭就不再长肉,此后的饲料投入就意味着没有任何回报。所以,在正常情况下,这些肉鸭在长到5个月时就会被卖掉,而后补一批新的鸭苗进来。

现在肉鸭场面临的问题就是,是继续每天投放饲料维持这些肉鸭的生存,还是把他们处理掉。当然,继续投放饲料的前提是有足够的钱来购买饲料。

养殖户林慧兰皱着眉头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她现在急得睡不着觉,因为他们家的鸭苗就快被饿死了。

记者看到,在林慧兰家的养鸭场,一大批黑身白头的肉鸭静静地堵在养鸭场门口,看上去十分慵懒,和种鸭场里那些活泼的白鸭相比,反差强烈。

都饿了。 林慧兰的眼角有些湿, 我拿着袋子进去肯定都围上来,要是吃饱了它不会理你。都已经饿得没劲了,都在门口等着我喂呢。我进去肯定啄我,跟我要吃的。正常的话它们不会在这边,都去水池那边玩耍,它在等人来喂。

事实上,林慧兰的老公这两天一直在忙着到处找亲戚借钱,以购买饲料。 现在到处是禽流感,饲料厂担心我们亏了没有钱还,所以就要求现钱。

在过去,饲料厂一贯的经营模式是,供应饲料可以先赊账,等养殖场卖完鸭子收回款项后再结账。但如今,这种方式已然改变,饲料厂只认现金,一手交钱一手给饲料。

和连清河一样,林慧兰每天也守在电视机前看关于禽流感的新闻, 每次看到都要哭出来 。她把没人买鸭归结于媒体的报道,认为电视上 乱说一场 ,导致现在所有人都害怕,不敢吃鸭。

林慧兰以前看电视并不多,每天养鸭场的活足够她忙上好一阵子。她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她是后来才知道发生了禽流感这个事情。

卖鸭的一直没有来买,我们打电话催,他们说得了禽流感,没人敢吃鸭子了。我们不知道什么禽流感,但那些卖鸭的都不来买了。 林慧兰嘟囔着。

林建川还没有到需要借钱的份儿上,但他也表示快扛不住了 他的5000只鸭子每天都要花掉一笔不小的开销。

原来很好卖,广东、厦门、浙江那边的批发商都会来买,现在都没有人来。一两个月要是再不行,就只能不喂料了,没钱买料了。 林建川也坦言,如果真的到那一步,这些鸭子怎么处理也是一个难题。

林建川说,自己现在非常焦虑,心情也跟着电视上禽流感每天确诊病例的数字一样在起伏变化。 看到少报了,我们就高兴,多报了就担心 。 1/2 12下一页尾页 (作者:潘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