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鸭园

养鸭户8200多只速成鸭送进企业后“不翼而飞” 谁来负责任?

      编辑:鸭园园       来源:养鸭园
 

日前,山东省鄄城县鄄城镇 石庄行政村的农民养殖户石绪奇一纸诉状将山东寿光天成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起诉至山东省潍坊市寿光人民法院,石绪奇诉称,他于2017年1月16日将自己养殖的8400只速成鸭送到山东寿光天成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企业)深加工;然而,天成集团竟然在收到他送来的成年鸭后并没有给他支付这笔货款,也没有给他收货凭证,而是将8400只成年鸭的供货登记在饲料供应商和经纪人候万荣、孙自新的名下。为此,石绪奇多次向天成集团索要这些供货款,但是企业竟然都不承认收到石绪奇的供货,更不会和石绪奇结账,为何这些鸭子从企业里“不翼而飞”? 饲料供应商和经纪人、企业为何都不承认养殖户送来的鸭子?养殖户的鸭子飞到哪去了?究竟谁来对此负责任?

对此,山东岛城律师事务所姜雷律师认为律师认为,企业“公司(龙头企业)+基地+专合组织+农户”的产业经营模式有着管理漏洞,如果企业坚持不给养殖户结算,这样不仅仅是坑害了养殖户,也不利于企业的发展状大。

农民养殖户石绪奇养殖了一些鸡鸭补贴家用。(本图为示意图)。

鄄城县鄄城镇 石庄行政村的农民养殖户石绪奇说道:他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多年来一直在农村务农,农闲之余,养殖了一些鸡鸭补贴家用。2016年,他通过孙自新的介绍从侯万荣处赊领鸭苗、饲料进行饲养 ,按照侯万荣他们的要求,这批鸭苗在精饲料的养育下,仅仅42天,这些速成鸭就长到了三四斤重,于是,石绪奇于2017年1月16日将这批速成鸭用车运送到了寿光市天成集团公司的子公司宰杀加工区。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在运送到位后,他并没有收到一分钱的货款。

石绪奇在事后才知道,天成集团的工作人员将他送的速成鸭全部登记在了候万荣和孙自新的名下。

石绪奇苦苦等待了几个月也没有收到这笔养殖出栏的鸭子的供应款,于是先后多次找到天成集团和其下属子公司天成鑫利农业的人员索要供货款,但是,对方均不承认收到他的鸭子,也不会支付他货款。

8200多只鸭子从天成集团“不翼而飞”后,石绪奇一纸诉状将山东寿光天成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和法定代表人郭洪谦告上了法庭。

原告石绪奇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货款暂定1万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7年1月16日将自己养好的成鸭约8400只卖给被告;原、被告在鸭子价格、重量没有谈好的情况下,案外人候万荣未经原告的授权,与被告资源部姚经理、李姓工作人员恶意串通,在被告进货单上将本属于原告的鸭子变更为属于孙自新的鸭子,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养殖户送成鸭后却成为不是必然的买卖合同相对人

被告天成集团公司辩称:1原告不具备主体资格:与天成鑫利及天成饲料公司发生关系 的侯万荣及孙自新而非原告,即使原告本人将鸭子送到天成鑫利及天成饲料公司,也并不是必然认定为买卖合同的相对人,而应该是侯万荣及孙自新;2、原告所诉被告主体资格错误:原告明确认可与其发生业务关系的是寿光市天成鑫利及天成饲料公司,该两公司与被告均系独立法人,因此被告主体资格错误;3、原告没有提供支持其诉讼请求的证据,其诉讼请求不能得到支持。

经寿光市人民法院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通过孙自新的介绍从侯万荣处赊领鸭苗进行饲养,2017年1月16日,原告将饲养的8000只成鸭送至山东天成鑫利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天成鑫利)宰杀,成鸭数量以孙自新的名义登记于该公司。

2017年1月19日原告到天成鑫利公司索要货款未果,遂诉至本院。

同时法院还查明:被告天成集团公司、天成鑫利公司、天成饲料公司 等住所地、经营范围均不同,被告天成集团法定代表人、股东与天成鑫利公司、天成饲料公司的法定代表 人、股东均不相同。

天成鑫利公司、天成种禽公司、天成饲料公司的法定代表 人相同,股东分别为天成集团公司、天成鑫利公司。

法院认为原告将其饲养的成鸭送到而非卖到天成鑫利公司

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二、被告与天成鑫利公司、天成种禽公司、天成饲料公司是否存在法人人格混同。

原告提交了通话录音,以及与天成鑫利公司或天成饲料公司工作人员的会面视频,拟证明原告将饲养的8210只成鸭(法庭核实后数量)卖给被告,但价格、数量是侯万荣与天成公司协商;原告的成鸭后被登记在孙自新的名下。

被告提出抗辩意见称:原告饲养的鸭苗及饲料都是侯万荣的,且提到孙自新和原告结算,故原告主体不适格。视频中的工作人员系天成饲料公司的,与被告无关。

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能够确认来源的真实性,但是该 证据仅能证明原告将其饲养的成鸭送到而非卖到天成鑫利公司,原告通过孙自新介绍从侯万荣处赊领鸭苗进行饲养、送货数量登记在孙自新的名下、侯万荣或孙自新与相关公司 结算后再与原告结算的事实,不能证明被告或天成鑫利公司、天成饲料公司与原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因此,在被告不认可的情况下,无法确定原告货款的具体金额。

另外,原告提供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仅能证明被告与天成鑫利公司、天成种禽公司、天成饲料公司等四公司的业务经营范围不同,公司住址不同,即使法人或股东部分相同,如不能证明四公司财务混同、人员混同,故原告以该四公司应对原告的货款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证据不足。综上,原告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共主张,其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可待证据充分后另行主张权利。

山东岛城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姜雷律师

律师说法:企业+基地+农户模式坑害养殖户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

对于此案,山东岛城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姜雷律师则认为:这个案例中,企业+基地+农户模式在实际经营和运作中,农村养殖户是弱势群体,如果按照对方的要求养殖了这些“速成鸭”,运送到企业后又拿不到辛苦钱,很可能是遭遇了连环骗局。

企业+基地+农户模式对养殖户来说是好事,但是这起利益纠纷中养殖户从鸭苗、饲料经纪人手里赊到种苗和饲料等,养殖户将辛辛苦苦养殖大的成鸭送到了企业深加工,然而,企业却只重视与他们签约的鸭苗、饲料经纪人,而最终忽视或坑害了终端的养殖户,企业拒不和养殖户结算清这些货款,而是另外登记在鸭苗、饲料经纪人名下,致使养殖户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这种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企业要充分研究完善如何合法保障各方的合法利益,如何有效地管理和结算,这样才会走得更远,合作的更长远。如果故意坑害了农民,收了货不认账就会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也损坏了企业的口碑,将来会给企业带来严重的后患或是损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